父亲的烟斗

2019/07/18   市报社   徐振中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父亲离开我们已32年了,32年来,他那高大的身躯,宽阔的臂膀,谈笑风生的音容不时地在梦中浮现,他习惯性地手握烟斗,吞云吐雾,若有所思的模样给我留下深深地印记。

  父亲滴酒不沾,一生最大的嗜好就是抽旱烟,因此,对烟袋情有独?#21360;?#22312;我朦胧的印象里,他大约使用过四五种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烟袋,有翡翠嘴铜杆铜锅的、有琉璃石嘴老乌眼烟杆琉璃石锅的、有雕龙刻凤银嘴银杆银锅的……各种烟袋独具匠心,精美绝伦。在用过的这些烟袋中,最受父亲喜爱的当属那支小巧玲珑、造型别致的紫檀木烟斗了。烟斗形状近似“S”型,由纯紫檀木制作,烟斗像一个削了顶的大鸭蛋明光铮亮,仔细观察深紫色的波?#25991;?#32441;若隐若现,犹如一幅浓缩版的微型山水画,装烟部?#38047;?#40644;铜圆桶底部钻?#32043;?#23884;其中,外沿金黄的铜箍上与烟嘴上的铜箍之间连接着一条金黄色的铜链,好似将军披肩上的黄色绶带熠熠生辉,弯曲的烟嘴由篮绿相间的玛瑙石镂刻而成与烟斗对接,玲珑剔透,难怪父亲爱不释手。听父亲讲这个烟斗是和朋友用?#32422;?#19968;块心爱的旧罗马怀表等价互换的。小时候,我骑在父亲身上玩耍,父亲曾用热乎乎的烟斗轻轻地“烫”我的小脸,吐出的烟圈叫我用手抓。等上小学一年级后,我如果不认真写家庭作业,父亲会下意识地拿着烟斗砸脑门来吓唬我,他从来不许我随便摆弄他的烟斗,可能是怕我不小心掉在地上摔碎玛瑙烟嘴的缘故吧。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不管做什么事从来忘不?#20439;?#19978;旱烟和烟斗,和亲戚朋友同事聊天时也少不了“显摆”一下这个宝贝玩艺儿。

  小学一至五年级都是父亲教我,上课钟声一响,看着父亲?#24433;?#20844;室出来叼着烟斗,等走到教室门前轻轻地将烟灰?#29992;?#26694;边磕掉,然后把烟斗放在讲桌上,上课时有的同学如不注意听讲,他会拿起烟斗?#20204;?#35762;桌以示警告,父亲?#37096;?#26102;或在教室陪读时从来不吸烟,下课后到室外吸上一袋烟已成习惯。当烟袋锅里或烟袋杆里“烟袋油?#21360;?#31215;多阻碍吸烟时,父亲会拿一细铁丝进行疏通,然后嘴里含口水用力把烟袋锅和烟嘴里的烟油?#26144;?#27927;出去,再用手绢儿将烟斗擦干净。每天早晨我都和父亲一起走着去上学,走在半路上他烟瘾大作,还得装上一袋烟,边走边抽,等烟抽透了停下来,抬起一只脚摆个“金鸡独立”的姿势,把烟斗磕?#21483;?#24213;上将烟?#19994;?#25481;。父亲?#19981;?#22812;间在家里小高桌上工作,我有时一觉醒来,看见父亲在暗淡的油灯下,一手握烟斗、一手握蘸水笔,圈圈点点,聚精会神地备?#20301;?#25209;?#38590;?#29983;作业的背影,至今历历在目。

  父亲兴趣广泛,看见大舅家放养蜜蜂,十分羡慕,到了放蜂季节,每逢星期天就去大舅家拜师学艺,大舅发现父亲养蜂积极性很高,就无偿地送我家一箱蜜蜂。父亲如获至宝,给蜂箱选择避风遮阴朝阳的“宅地”安放,?#20064;?#21069;听听蜂群动静,下班后再?#32431;?#34562;箱外蜜蜂有没有异样,自从擢升为千军万马的“蜂司令?#20445;?#30528;实给父亲增添了无穷的乐趣,充实了业余生活,同时也给当时拮据的小家庭带来一笔可观的经济收入。为了这箱蜂大舅可没少费心思,?#24247;叫?#26399;天就步行十多里山路到我家给父亲传授养蜂经验,老哥俩儿盘坐在铺有绵羊毡子的土炕上,看着窗外院里杏树下蜂箱里飞进飞出忙忙碌碌的蜜蜂,喝着茶水,抽着旱烟,侃侃而谈,大体说的是蜂群如何管理、蜂虱病怎么?#20048;巍?#21861;时候蜂群分箱、蜜蜂越冬常识等等……虽然我听不懂,但父亲听得认真,频频点头示意。父亲看蜂时叫我们离远点,怕让蜜蜂蛰?#32781;?#20986;于好奇心,我跑到屋里爬在窗台上观看,说来也怪,只见父亲双手取出蜂巢,不戴蜂帽,嘴里叼着烟斗翻来复去检查,框框蜂巢?#26469;?#26816;查,用铲刀清除蜂框上多余的蜂蜡,用镊?#29369;?#38500;巢穴里的雄蜂,然后把蜂巢轻轻地放回箱内,蜜蜂围着他头部嗡嗡飞转,好像为他伴唱,从来没被蜜蜂蛰过,父亲风趣地说:“这是烟斗里的烟雾味熏的蜜蜂不敢下手啊!”在父亲的精心呵护下,翌年我家蜂群已发展到三个基准箱,一箱用于壮蜂,两箱用于产蜜。到了绞蜜时,父亲将装满蜜的蜂巢用毛刷轻轻扫去蜜蜂,用割蜜刀割掉蜂?#25830;?#38754;的蜡盖,两框一对放入绞蜜机桶内支架上,然后摇动伞型齿轮连接的摇把,受离心力的作用,蜂巢上蜂蜜就被甩出蜂?#25830;?#20837;放好的器具里。?#30475;?#37319;蜜父亲都会通知左邻右舍乡里乡亲到我家喝蜂蜜水,大?#38210;?#22352;在大门外树下石桌旁,?#32422;?#20817;蜜水用大碗喝。父亲?#25925;?#20064;惯性地叼着烟斗抽着旱烟和邻里乡亲们有说?#34892;Γ?#24320;玩笑地说:“大家尽管喝饱喝好,齁着我可不管啊!”和谐的笑声充盈着农家小院,那种睦邻友好、其乐融融的场面,令人回味无穷。

  父亲是个闲不住的人,除?#19981;?#20859;蜂之外,还亲手在房前屋后空闲地栽植果树,并邀请果树技术员来家指导嫁?#21360;?#21098;枝、拉枝、定枝?#32422;安?#34411;害?#20048;?#31561;技术。我家的梨树都是经他一手嫁接的,父亲嫁接?#21271;?#25277;烟边专心致致地按规程一项一项操作。经他嫁接的八里香、甜花盖、大鸭梨等梨树到我小学升中学时,已是果?#24213;?#28385;枝头、香飘四溢。

  父亲离休后,离别了小教室,走进了大自然。家里的小菜园变成了父亲休闲自乐的大课堂。一位从事多年教书育人的辛勤园丁骤然变成了悠然自得的种菜“把?#20581;保?#20146;自?#24418;頡安?#33738;东篱下,悠然见南?#20581;?#30340;田园生活之美。小小菜园就是父亲修身养性的“世外?#20197;礎薄?#20182;精心莳弄的蔬?#32781;?#21697;种齐全,韭菜、菠菜鲜嫩水灵,黄瓜黄绿,辣椒披红,大葱大蒜、油菜花黄,茄子润紫,瓠?#29992;?#38271;,豆角满架,满园飘香。尤其是父亲发明的“烟斗焦油”水喷剂蔬菜灭虫法,独树一?#27169;?#32511;色环保,记忆里的小菜?#21543;?#21457;着自然的芬芳。

  如今我已退休居家颐养天年,闲暇之余拜读了余秋雨先生所著的《借我一生》一书深受启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我儿时的往事,想起了我那勤劳朴实的老父亲和他那支心爱的烟斗……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email protected] 主办: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新闻网

06篮网vs太阳
抢庄牌九安卓版 pt电子哪个容易爆分 可以提现的棋牌官方 大发快三走势如何看 幸运飞艇回血技巧公式 天天特购 即时比分大赢家体育 北京pk赛车精准计划 彩6下载 网上明牌抢庄斗牛技巧 澳门五分彩在线计划 华兴娱乐彩票是真的吗 中国委内瑞拉 彩经网彩票工具 时时计划软件 时时彩对应码大全1=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