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萧峰原是辽宁北票人

2019/07/03      

  在金庸先生的彪炳武侠力作《天龙八部》中,塑造了一位光彩照人?#30446;?#19990;英雄:大侠乔峰。乔峰身为丐帮帮主,其看家绝学“降龙十八掌”天下无敌,乃号令四方的武?#32622;?#20027;。乔峰豪迈侠义,敢为人先,为天下苍生舍生取义,他的高大形象,凝聚了金庸心仪的人间最完美的英雄品格,令无数读者为之动容。长期以来,人们以为,乔峰不过是金庸笔下的一个虚构人物,但若进行严谨的文本分析,并结合诸多要素搜寻历史中的点滴线索,竟会发现,小说中的乔峰,无论是其血统出身、所处时代,还是其品性情怀、遭际生平,与葬身今辽宁北票莲花山下的大辽名?#23478;?#24459;仁先几乎如出一辙。众所周知,金庸先生不仅是卓越的小说家,更是底蕴深厚、研究精深的史学大家,其笔下乔峰与历?#20998;姓?#23454;耶律仁先,吻合?#28909;?#27492;之高,这难道仅仅是巧合?会不会是金庸先生别有深意的春秋笔法呢?

  皆属名门后 同为栋梁材

  先看看两人的民族血统与门第出身。

  乔峰原名萧峰,是契丹绝顶高手萧远山的儿子。萧远山当年在雁门关被设伏偷袭,妻子、族人?#20197;?#19981;幸,他击杀了大部分中原高手,悲愤难抑,在岩壁上刻下遗书阐,明此事的来龙去脉后跳崖自尽。组织此次围攻的带头大哥汪剑通和智光和尚侥幸逃脱,因心怀歉疚,便用白布拓下萧远山遗书,将其留下的契丹婴儿交给乔三槐夫妇抚养,取名乔峰。乔峰7岁时,玄苦大师传授武艺;16岁时,汪剑通收其为嫡传弟子;泰山大会后,授其打狗棒法,立为丐帮帮主……乔峰实为生于辽国长于大宋的契丹人。乔峰身世揭秘后,中原武林哗然,因辽宋世仇,他不得不让出帮主之位,投归辽国,最后自尽雁门关外,用自己的生命消弭了一触即发的辽宋战端,挽救了万千生灵。身为契丹人,却受大宋恩,在他心中,涌动着左右两难的血统纠结。

  耶律仁先(1013-1072年),字糺(jiū)邻,乳名查剌,乃大辽燕王、南府宰相耶律瑰引之子,是史有确载的契丹显贵。

  辽朝皇室由两大姓氏构成,帝族均姓“耶律?#20445;?#21518;族一律姓“萧?#20445;?#30001;此可知,耶律仁先是帝族之后,萧峰乃后族宗亲,两人不仅是血统纯正的契丹人,而且均出自门庭显赫的契丹权贵之家。

  萧峰、耶律仁先在辽廷官高爵显,均为举足轻重的社稷之臣。小说中的萧峰官拜南院大王,受封楚王,辽帝曾一?#28909;?#21629;他为“平南大元帅?#20445;?#20196;其手握大辽兵权率师南征,被萧峰严拒。

  历史中的耶律仁先更是经历不凡。他初任北院林牙,重熙十一年(1042年),任北院?#31508;?#23494;使,与刘六符出使?#32428;?#30693;南京事。重熙十三年(1044年),改任东京留守,后进封吴王。辽道宗即位,耶律仁?#28909;?#21335;院枢密使,清宁六年(1060年),进封许王,北院大王。清宁九年(1063年)七月,因其平叛有功,加封尚父、宋王。?#36867;?#20803;年(1065年),?#24248;?#20110;?#20581;!?#20110;?#20581;?#26159;辽代至高无上的荣誉封号,只授予劳苦功高的股肱重臣,大辽享国219年,获此封号者不超过10人,尊号之隆宠不言而喻,耶律仁先便是其中之一。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萧峰与耶律仁先不仅是权倾朝野的契丹显贵,而且,基本是同一时代的人。小说中的萧峰年纪约为30多岁,与耶律洪基义结金兰,耶律洪基是历史上的辽道宗,在位46年,也就是说,萧峰的故事发生在道宗朝。

  耶律仁先的事迹发生在辽?#20439;凇?#36797;道宗两朝,他平叛护主、安定社稷的人生高潮则在道宗朝,从时间段上讲,萧峰与耶律仁先的人生轨迹是大体重合的。

  倡和不主战 心系苍生情

  仅仅是血统、出身、官位类同,还不足以证明萧峰与耶律仁先二人的关联性。不计小说中的虚构情节,仅?#36828;?#20154;生平做严谨比对,不难发现,他们的人生故事居然异常相似,版本近乎雷同。从这一角度讲,深通历史的金庸先生当年构思萧峰这一人物?#24039;?#26102;,必然参照了耶律仁先的史传,由耶律仁先的波澜人生,进而触发创作契丹大侠萧峰的绝妙灵?#36857;?#36825;对文史大家金庸而言,?#30340;?#39034;理成章,水?#35282;?#25104;。

  对辽宋关系,小说中萧峰与历史中的耶律仁先皆“主和不主?#20581;保?#22343;为“和平派”。以萧峰为论,无论在?#32428;?#20219;丐帮帮主,还是在辽朝任南院大王,反对侵略、杀戮,是其一贯主张,为辽宋止?#21073;?#19981;惜杀身成仁。

  耶律仁先曾作为辽国特使出使?#32428;?#26368;终说服宋仁宗以增加岁?#19994;?#26465;件与辽国媾和,史称“庆历增币”(辽国称之为“重熙增币”)。对这一历史事件,后世史家深以为耻,认为是辽国凭借强大军力对孱弱宋廷的公开勒索,这是有失偏颇的。

  宋真宗执政时,以每年?#32428;?#36192;契丹岁币银10万?#20581;?#32482;20万匹的代价,与辽朝达成“澶渊之盟?#20445;?#25442;来两国久违的和平,这是在双方实力均等的前提下达成的?#20384;?#21327;议,对两国而言,均裨益良多。

  不过,北宋的经济体量远超辽国,每年的官方互市,北宋输向辽国的多为瓷器、丝绸等高附加值产品,而辽国只能以牛羊粮草等初级原材料与北宋进行不对等交易,加上商品经济弱于北宋的辽国大量使?#30431;吻?#23450;价权无形中拱手让于宋人,因此辽宋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贸易逆差,?#32428;?#34429;赠岁币竟不赔反赚,而得了岁?#19994;?#36797;廷却是“赢了面子输了里子”。到了?#20439;?#26397;,辽国要求北宋增加岁币,貌似无理要求,但以商品经济的角度看,可视作辽国在这场不见硝烟的失衡贸易战中为自身权益所做?#30446;?#20105;,而北宋最终多加的20万银绢,不过是获利回吐,给予弱势辽国一定的经济补偿罢了。

  在这场敏感的两国?#27010;?#20013;,耶律仁先表现得不亢不卑,既为辽国获取了实利,不失尊严,同时又最大限度地照顾了?#32428;?#30340;面子,避免了事态升级,使得两国睦邻友好的大局得以?#24049;?#32500;系,不辱使命。

  耶律仁先回国复命,辽?#20439;?#40857;颜大悦,命他出任同知南京留守要职,还写了一?#36164;?#36176;予耶律仁先,其中一句是:自古?#32479;级?#25152;闻,今来良佐眼亲见。

  平定逆臣乱 延寿大辽祚

  萧峰与耶律仁先的人生最大亮点,也是二人事迹的最大交集是:平定?#23830;遙?#25405;大辽帝国之狂澜于既倒。小说中的萧峰因在乱军中救辽道宗一命,备受耶律洪基信任,八拜结交,对其以“义弟”相称。

  历史版的耶律仁?#20154;?#32463;所历更是惊心动魄,如果不是他在危难时分挺身而出、明辨是非,剪灭耶律重元父子的犯上作乱,辽道宗恐?#30053;?#24050;命丧黄泉,大辽帝国极可能因这场内乱而四分五裂。毫不夸张地说,对辽道宗、对大辽王朝,耶律仁先皆?#24615;?#36896;之恩。

  ?#23830;业?#32822;律重元是辽道宗的叔父,世受皇恩,位高权重,为?#25991;?#21453;??#29359;?#28335;源,责任却不在耶律重元,问题出在辽道宗的父亲辽?#20439;?#32822;律宗真身上。辽?#20439;?#21363;位后,其母法天皇太后萧耨斤看不上这个儿子,图谋?#31995;?#36797;?#20439;冢?#23558;次子耶律重元扶上皇位。照理,耶律重元是这场酝酿多时的宫廷政变的最大获益者,但他却良心发现,跑到兄长辽?#20439;?#37027;里告发了萧耨斤。结果,萧耨斤被拘禁关押在辽庆州,丧失了人身自由,辽?#20439;?#33258;此挣脱了母后压制,大权在握。

  不要唾手可得的皇位,只念手足情深,对耶律重元送上的这份天大恩情,辽?#20439;?#24863;恩戴德,连“天下兵马大元帅”这一只封给储君的要职?#21363;?#20104;耶律重元。这还不够,一次兄弟酣饮,酒醉后的辽?#20439;?#23545;耶律重元说,待我百年之后,你就是大辽皇位的?#24433;?#20154;!有道是“君无戏言?#20445;?#36825;酒后?#20449;担?#22475;下了日后手足相残的深重祸根。

  辽?#20439;?#36807;世后,其子辽道宗耶律洪基即位,对自己这位“不要皇位要亲情”的叔父更是敬重有加,但这个时候,形?#21697;?#29983;了微妙改变,耶律重元的儿子涅鲁古挺不住了。涅鲁古对父亲耶律重元说,大辽皇位本来是您的,您让给了?#20439;冢俗誶卓?#31572;应他死后皇位归您,却让自己的儿子接了班,已是失信。?#20439;?#38271;于您,您可以?#21364;?#20182;儿子是您晚辈,您还有什么盼头?就算您?#35270;?#29616;状,我作为您的儿子,出路在哪里?又要熬到?#25991;?#20309;月呢?

  耶律重元本来对此事就心怀不满,又架不住儿子的反复劝说,不免野心滋生,遂起谋权篡位之心。不料,事发之前,其阴?#21271;?#23646;下告发,辽道宗一开始半信半疑,与南院枢密使耶律仁先商议说:“重元父?#26144;?#26389;大恩,怎会谋逆?”耶律仁?#20154;担骸?#37325;元父?#26377;?#29408;,?#20197;?#23601;怀疑他们别有二心。”

  辽道宗命令耶律仁?#28909;?#25304;捕他们,涅鲁古发现不妙,认为事不?#39034;伲?#20808;下手为强。

  当月戊午(十九日),奉命去捕重元父子的耶律仁先还没有来得及给马披甲,重元父子的叛军就先下手了。当时,重元父子以及陈国王陈六、同知北院枢密?#25925;?#33831;胡覩(d?#24120;?#21516;睹)、卫王贴不?#30830;?00人?#25307;?#30528;弩手军直接进攻道宗行宫,道宗对这突如其来的事变毫无思想准备,乱了方寸,?#25191;?#39569;?#19979;?#24819;?#32426;?#21271;、南院避难。耶律仁先和萧韩家奴立刻拽住道宗的马辔坚决谏阻。耶律仁?#20154;担骸?#38491;下舍弃自己的贴心扈?#26144;?#36867;,?#35328;?#24517;然在后面拼命紧追,?#28909;?#34987;他们追上连个救驾的也没有,那就危险了!再说,陛下即使侥幸逃到了北、南院,在这贼势气焰极为嚣张的关键时刻,北、南院大王究竟站在?#35851;擼?#26080;法预料,人心难测。”

  耶律仁先的儿子耶?#21830;?#19981;也(汉名耶律庆嗣)说:“圣意岂可违?#24120;俊?#32822;律仁先闻言大怒,劈头盖脸将多嘴的儿子痛打一顿,辽道宗顿时醒悟,立刻?#28895;?#20240;?#35328;?#30340;事全权委托给耶律仁?#28909;?#21150;。耶律仁先立刻与知北枢密院事赵王耶律乙辛、南府宰相萧唐古、北院宣徽使萧韩家奴、北院枢密?#31508;?#33831;惟信、敦睦宫使耶律良等官属近侍率领值宿卫的士卒数千人进行抵御。首先射杀冲锋在前的涅鲁?#29275;?#21462;其首级,又打伤?#35828;?#21518;的耶律重元,令叛军士气严重受挫。取得第一回合的胜利后,耶律仁先派人急召驻地离道宗行宫最近的五院部萧塔剌?#26102;?#21220;王,同时派人去召集其他各地的军队。

  当月20日,耶律重元率领2000多奚人卷?#26519;?#26469;,再次攻打道宗行宫,萧塔剌率领的勤王之兵恰好?#31995;健?#32822;律仁先料定贼势不能持久,须待其气沮时再反攻,乃背营为阵,?#20161;?#24453;援。萧韩家奴冲到阵前鼓动耶律重元的士兵临阵?#27492;?#25928;?#19968;?#19978;立功赎罪,耶律重元的叛军瞬间土?#21171;?#35299;,耶律仁?#20154;?#21183;出击?#26102;?#36861;杀了20多里大获全胜。耶律重元仅带数名骑兵向北逃窜,逃到大漠山穷水尽,仰天长叹:“涅鲁古使?#25233;?#27492;!”于?#32622;?#20013;自缢而死,辽朝历史上一场触目惊心的皇位之争,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事变后,辽道宗对参加?#23830;业?#22823;批官员严加诛杀,对平叛有功的臣僚不吝封赏。辽道宗执着耶律仁先的手,感激涕零地说:“平叛皆卿之功!”加封耶律仁先为尚父、升官为北院枢密使。辽道宗亲自撰写嘉奖耶律仁先的文章,还下诏画《滦河战图》以表彰耶律仁先的不世之功。而这一惊心动魄的辽廷政变,日后成了金庸先生创作“萧峰救主”重要桥段的素材蓝本。

  辽民?#25913;?#23448; 帝王股肱臣

  萧峰、耶律仁先不仅事迹类同,二人的执政风格、情操风范也吻合?#36234;印?#33831;峰待人处事,义字为先,故名扬武林、世人敬仰。耶律仁先?#33402;?#20026;国、心不容奸,辽国臣民视之如?#25913;浮?/p>

  清宁初年,耶律仁先担任南院枢密使,因遭耶律化哥诬陷,被贬出任南京兵马副元帅、守太尉,改封隋王。清宁六年(1060年),耶律仁先再度担任北院大王,百姓走数百里前往?#38431;?#23601;像见到父亲和兄长一般。

  葬身莲花山 遗风后人忆

  ?#36867;?#20843;年(1072年),耶律仁先卒于任上,时年60岁,葬于葛篓母山,这座“葛篓母?#20581;?#26159;今辽宁北票?#34892;?#22612;子乡的莲花?#20581;?014年4月,记者与当年主持发掘耶律仁先家族墓的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冯永谦先生,北票市博物馆两位副馆长姜洪军、白梅及北票考古所的杜志刚等专家探访了耶律仁先家族墓地。该墓地附近丘陵起伏、岗峦相映,北邻高峻巍峨的莲花山,南面1公里山坡下是莲花山村,墓葬建于莲花山南面偏西处的一个向东南开口的较为低平的山谷里,西高东低,虽历经千年风雨,墓园?#30342;?#20173;存清晰遗迹,白梅还在耶律仁先?#21476;约?#21040;了具有典型辽代特征的?#28404;?#30742;。

  冯永谦先生介绍说,耶律仁先家族墓地在清光绪二十二年(公元1896年)、1959年及1962年曾3次被盗,1983年他带队正式发掘时,墓内仅剩玉带饰板、陶砚等装饰品及鎏金铜泡钉、?#38453;?#21563;等建筑构件,再就是出土了大?#24247;?#29943;片。“耶律仁先墓比内蒙通辽的陈国公主墓大三四倍,1个主室,2个耳室,陪葬品很多,?#22235;?#20174;清代即被盗,多次有人进去,里边有上好柏木做的?#36164;遙?#26408;头都被莲花山村人拿出去了,做车、做水桶……就那么盗,我们当时还从墓里捡出了满满4筐碎瓷片子,计有景德镇青白瓷、定窑白瓷、印花青瓷和辽地白瓷及鸡腿?#36710;?#36797;瓷产品,器形有?#20384;?#29366;注壶、碗、盘、碟、杯、盅与鎏金银扣盘口?#24247;齲?#21487;见原葬遗物之多。”冯永谦说。

  值?#20204;煨业?#26159;,耶律仁先的契丹小字墓?#20037;?#23621;然历经劫难完好保存,志文多达5000多字,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志文最多的辽代墓?#20037;?#24535;文中出现了许多新的原字和新?#35270;錚?#26497;其珍贵,对?#36139;?#22865;丹文研究,意义重大。

  北票市博物馆馆长赵?#30106;?#34920;示,耶律仁先是辽代皇族中的著名人物,一生显赫,凡6次命将、5次封王,并为尚父、于越,是十字封号的功臣,族支庞大。北票莲花山是他的家族墓地,当年在发掘时于墓园中?#28895;?#26126;该处有大型墓葬14座,发掘了几座,其他当是其父祖子孙与近族亲眷的墓葬,若能对其家族墓地做整体发掘,必有更多发现,借此纠史之误、?#25925;?#20043;?#20445;?#20196;人期待足可展望。

  关于萧峰与耶律仁先之间的历史渊源,已引起了大辽耶律后人及北票学者的关注。有人策划:在经金庸先生的评点与授意的前提下,将成功扮演萧峰?#21335;?#28207;著名演?#34987;?#26085;华请至北票,同时邀请慕容后人相聚朝阳,在北塔下组织一次大型晚会,实现“南慕容北乔峰”的历史性握手。这一策划本在紧锣密鼓地?#20439;?#20013;,?#19978;В?#22240;金庸先生?#21335;墑牛?#34987;?#28909;?#31243;延后,从容计议了。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email protected] 主办: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新闻网

06篮网vs太阳
pk106码滚雪球图片 米兰国际娱 非凡6码2期计划 幸运中彩票新人送28元下载 球琛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时时彩杀号 宾利娱乐登录 在线捕鱼赢现金手机版下载 6码两期计划 最老版单机斗地主 万喜堂娱乐 时时彩玩法 尚合平台几年了 重庆时时彩v2.3.0版本 重庆时时真的假的 赛车北京pk10有官网吗